妓 女 坟

设置字体大小:【 】 【打印】 【页面调色版  发布时间:2013-06-17 点击次数:


在漠河金矿,有一处专门为埋葬青楼女子的公共墓地。1877年漠ji女雕塑河发现金矿,随后世界各地的淘金者纷纷前来。1888年清政府派遣官员也随踵而至,并从江南等地引进许多女。斯时矿区共有日本、俄罗斯、韩国、中国等工人5万人左右,来自俄罗斯、韩国、日本、中国等国风尘ji女超过一千人,共组成约100多家妓院。除极少个别女能够回到家乡或从良外,大多数在此地终老一生,风尘女子们年老色衰不能接客时,便在此地种菜干些缝补等杂活,度过残生。风尘女死后便就地草草掩埋此处。ji女墓地共约9万平方米。具体埋葬人数不详,因年代久远,目前若依靠坟头计算,大约52名女安葬此在女公共墓地,无墓碑标志,故而亦不知埋葬ji女之真实姓名。

2007年,漠河县将这片坟地开发,建设了墓群景区和陈列馆,纪念这些漠河金矿的开拓者。

1877年春,鄂伦春猎民在胭脂沟挖穴葬马时发现金苗。随之俄罗斯、曾经穿过的绣花鞋日本、韩国等地淘金者4-5万人,纷纷前来淘金。1888年,清政府派遣李金镛为漠河金矿主管,负责金矿大小事务。

随着单身矿工人数增多,老板们也组织了妓院。顺着胭脂沟的沟系,向西北行至209国道719路标,岔路口处立有"ji女坟"标牌,按标所指,沿岔路行驶400多米,便到墓地。2007年,旅游部门在此建一栋仿古式房屋,成立了陈列馆。院内顺山坡筑起了一道墙壁,雕刻着《ji女图》:苗条俊秀的江南女子,秀发飘逸,扬头举目,是对黄金之梦的企盼,是对悲惨命运的哀怨。陈列馆内,有"当年金沟部分院名录"和"当年金沟部分名娼名录",当年的胭脂沟的妓院多达100多家。其中,除了南国佳丽北地胭脂外,还有日ji、俄ji、朝妓,多达上千人。陈列窗内,ji女们使用过的胭脂水粉、金银首饰、梳妆盒、刮刀、鼻烟壶、水烟袋,穿过的锦锣绸缎、大大小小的绣花鞋,鞋子虽然老旧却不失精致。亦有不少黑白照片。

望乡石

陈列馆前,有一个望乡石共刻画三名风尘女子,其中一个是江苏南京籍的名叫小惠。3个女人的头像,脸上写满了悲哀与愤怒,她们宛若英勇就义的女烈士渴望自由和平安,北风凛冽,吹乱了她们的头发,眼中流露出对家乡的期待,却又充满了对现实的无奈。其中一个女人,更是低着头,似乎已经没有了力气再去凝望家乡的方向,仿佛能听见那一声长叹,饱含着对家乡的思念。

ji女来源

多为良家女子,有的因家庭贫困而卖身为妓,有的则是被骗到金沟,从而葬送了美好的一生。风尘女子们在金沟犹如活在人间之地狱,其归宿更悲惨,只有少数幸运从良,漂流异乡,多数都葬身在公共墓地,坟头没有名字,没有生卒,最终成为孤魂野鬼。清政府官员李金镛划了一块公共墓地,专门安葬这些远离亲人故土的风尘女子。

虽然此地是金矿,但得到黄金的既不是矿工也不是风尘女子,而是清政府和矿业老板,妓院老鸨。故而ji女进来之后便失去人身自由,一辈子也很难出去--即使出去了也老迈无力,无所营生。年老色衰便从事一些体力劳动,如种菜、缝补等活计。风尘女子多贫穷,死后连一副好的棺材都买不起,可从墓葬看出。

死亡安葬

ji女坟地约9万平方米,坟茔之间距离2米,由此可推知埋葬在ji女公共墓地的人数不少。另有一些风尘女子则有亲朋好友另外安葬。风尘女子们有不少人病死,也有非正常死亡的。两名沙俄商人到"百花楼",与矿工刘闯等人争风吃醋厮打起来,楼内众多风尘女子上前劝解,结果被俄商顺手击死女子两名。清政府官员察明原因后,严惩了俄商,当即决定为两名ji女举行隆重的葬礼,各院ji女倾楼而出为其姐妹送行,矿工们也几乎停工来助势送葬。埋葬在公共墓地的风尘女子,以宽35-40cm、长160-180cm的薄木板组成一个匣子埋葬,并无任何贵重物品随葬。盗墓者也很少关顾在墓地的东北角有两个棺木被撬开,两个棺木间隔两米左右,几乎一个标准,大约宽40厘米、长180厘米,像只窄小的木箱,散乱地堆放着风尘女子纤细弱小的白骨。棺木板是很薄,早已腐朽,骨骸被随意散扔在周围。ji女墓被盗仅有两处。如果ji女满身饰物,金银随葬,盗墓者收获丰厚,可能这里的墓地早已被翻个底朝天,洗劫一空。历经百余年,公共墓地大多仍能保持原形。

ji女遗墨

一些风车女子曾留下不少文辞诗句,但粗笨的矿工在辛苦一天后并无诗情雅致来欣赏歌词诗赋。"花柳总销魂,风月场,处处新,金沟繁华遍地金,粉黛宜人,红紫宜春,朝欢暮乐伊谁禁?闷香沉,不夜城中,车马响辚辚。"江苏南京籍风尘女子惠兰是漠河金矿的名妓,她曾写下"羞日遮绸袖,愁春懒起妆。易得无价宝,难得有情郎。枕上涕泪垂,花间暗断肠。自能窥宋玉,何必恨王昌。"诗句,哀怨之情,莫名难诉。沈阳籍风尘女子李素芳"则遗留了"ji女我悲秋在青楼,ji女我青楼更悲秋"的愁苦。

信息来源:365bet体育备用网址器管理员 | 责任编辑:365bet体育备用网址器管理员